【隨寫】《Arrival》的認命論

港譯《天煞異降》完全是誤導,香港的電影譯名,似乎只要關乎外星的就必有「煞」,真讓人費解。

電影前半段主要描述女主角和外星人如何學習對方的語言,從而溝通至理解。女主角相信語言可影響思考,而思考影響行為,因此,語言是具有「威力」的,外星人把語言稱作「Weapon」可見。電影關於語言這部份我是完全同意的,有如中文本已不是一種「理性」的語言,而共產黨更把正體改為殘體,造成字義的混亂,形成文化斷層,且影響了幾代人沒邏輯的思考方式。

本文的重點不是政治… 言歸正傳,小心劇透…

當女主角從外星人得到預知未來的能力,她知道自己將來會和男主角育有一女,女兒會因病早逝,她也知道女兒出生後告知丈夫,丈夫會因此離她而去,但是,女主角仍然跟從她的「命運」而活。也許電影要帶出活在當下的信息,但女主角那樣安然接受自己和女兒的命運,還是很難讓觀眾共鳴的。

其實只要換成「陰陽路」系列就容易理解多了,女主角找龍婆算命,龍婆告知女主角若干年後她會駕著一輛紅色跑車撞車而亡,但女主角依舊買紅色跑車,然後龍婆的預言應驗… 也許當年女主角對龍婆所言半信半疑,但正常總會避忌一下… 至少,買黃色跑車吧…

電影只用兩幕輕輕帶出男主角的離開,但已足夠表逹男主角不同意女主角的認命。其中一幕是男主角問女主角我們要個孩子好嗎,女主角說好。另一幕是年幼的女兒問女主角為何爸爸要離開,女主角說因為她跟爸爸說了疾病的事,爸爸很生氣所以走了。由此聯想,男主角氣女主角為何要生一個明知要受苦早逝的孩子,或是氣女主角沒提早預防女兒的病(因為電影只出現母女的溫馨時刻,不見母親帶女兒檢查…)

《Arrival》劇照

 

這電影,讓我想起很多很多年前衛斯理的《天書》,說的是外星人把人類的未來寫成一本「天書」,有人得知自己不可全屍而葬,所以他努尋找保存屍體的方法,結果他死在雨林中,屍體快速腐化,朋友只好把他亂葬於雨林中。雖然他最終沒能改變自己的結局,但他的行為才比較合符人性吧。

我同意活在當下,也同意人自有命運,也許人最終不能改變命運,但趨吉避凶乃人之本能,只要沒發生的事還是不知道會不會發生吧。所以,電影這部份的發展,實在有很大的討論空間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